位置: 智德360网络 > 新闻资讯 > 其它新闻 > “7名上访访民报社门口集体喝农药”调查:7人在信访学习班遭辱。
时间:2014-07-30 09:51来源:www.0538xw.com作者:泰安新闻网编辑 点击:
7月28日,国家信访局通过媒体表示,备受关注的“访民报社门口集体喝农药”事件调查结果已经公布,目前涉事地泗洪县县委书记、泗洪县常务副县长等14名相关责任人被处以党纪政纪处分。......

7月28日,国家信访局通过媒体表示,备受关注的“访民报社门口集体喝农药”事件调查结果已经公布,目前涉事地泗洪县县委书记、泗洪县常务副县长等14名相关责任人被处以党纪政纪处分。7月16日事发当天,记者赴泗洪县展开调查。调查发现,7名上访群众都遭受了强拆,对政府补偿严重不满。他们都曾被当地政府抓进了信访学习班,被套黑头套、殴打、罚站、不给饭吃、侮辱等。 内容来自 智德360网络

走出信访局大门几十米他被扭进车押回泗洪县 www.zhide360.com

江彦君因上访五次被抓,三次被送进了信访学习班。提及在学习班的悲惨经历,江彦君情绪激动,一度哽咽。2009年年初,因房屋拆迁与泗洪县拆迁办一直谈不拢,双方的赔偿金额出入较大,江彦君开始到市里、省里上访。其间,他家被断水断电,有人放水淹了他家,房屋后墙水深近一米。当年5月5日,他到位于北京的国家信访局上访,走出信访局大门几十米后,有辆车跟了上来,跳下几个人将他扭进了车里。 智德360网络

“你们是什么人?要干什么?”“别问我是谁,我是土匪强盗。”一个大高个喝住他。江彦君后来才知道,这个人是泗洪县信访局常驻北京的工作人员李理。一起被押送的还有七八个人。路上,江彦君一个劲儿地要求上厕所,没人理他,出了北京,他被放下来上厕所,4个人看着。江彦君说,我一泡尿把他们吓坏了,这泡尿足有五六个人的尿量。他们说,再晚一会儿,估计我的膀胱要炸了,那他们就倒霉了。江彦君在被押回泗洪的路上,他的姐姐陪着74岁的老母亲签了拆迁补偿协议。 copyright 智德360网络

    之前,江彦君曾因上访被关进学习班十几天,家人都快急疯了,这次听说又被抓了,母亲怕他再受苦,就签了协议。回到家,江彦君就和姐姐、母亲翻脸了。2009年9月3日,县委常委、副县长刘加利带队,拆迁人员扭住江彦君的胳膊把他带进一辆车,牢牢压在车厢地板上,并把他的母亲架走,把他家中东西扔在了大街上。随后,推土机轰隆隆推倒了他的家。拆迁结束后,他被放了出来,母亲和家里的东西一起被送进了一所毛坯房。

智德360网络

信访学习班里不让吃饭不让睡觉还挨打受辱

内容来自 智德360网络

江彦君再次到北京上访,这次又被抓了回来,直接送进了学习班。江彦君说,一进县城他就被套上了黑头套,带进一个院子。院子有两道铁门,他下车后被送进了一间黑屋子,搜了身,抽掉了皮带。4个青年人上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,“你还挺能的,让你到北京去上访”。挨了十多分钟打,江彦君被要求面对墙站着,手里端了一脸盆水,因为被打得流鼻血,看守要求他低着头,把鼻血接到脸盆里。等血流完了,要求他把脸盆里的血水喝下去,不喝就打,喝完为止。此后连续三天,他被要求一直立正站着,不准靠墙,不准睡觉,不给饭吃。晚上困得实在不行了,腿软打盹会跪倒在地上,一旦发现,又一顿毒打。第四天开始,一天给半个馒头,给一个小板凳,晚上可以趴在板凳上睡觉。连续几天没吃饭,江彦君站着时必须手提着裤子,否则裤子会掉下去。有时让他蹲马步,有时让他头抵着墙,罚站、罚跪,看守人员故意辱骂他。上厕所要打报告,“报告政府,我要上厕所,报告政府,我要喝水”。后来慢慢不打他了,开始思想教育他,“你还告不告了?告诉你,就是刘加利让我们打你的,你到哪都告不赢”。 www.zhide360.com

被关了10天后,江彦君被放了出来,后来他又被关进去一次。2013年9月23日,张家友、蔡福喜、王跃、杨玉兰、徐丽华等10人到南京上访,在省信访局,一直要求信访局工作人员保证他们回去不会被关。宿迁市信访局驻省工作人员周某给他们写了一个纸条,让他们带给泗洪县信访局,纸条上“请县局对上访者多关照”。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,泗洪县信访局果然对他们很“关照”,直接把他们送进了学习班。 内容来自 智德360网络

喝农药的7名访民都被抓进过信访学习班 内容来自 智德360网络

2013年9月24日凌晨,泗洪县信访局的裴勇、青阳镇副镇长张家营、镇纪委书记陈殿军和旗杆村支部书记王卫东等几十人,强行将他们带回桥北派出所进行审讯。审讯结束后将3个高龄老太太送回家。而剩下的几个人却被戴上黑头套,关进了学习班。张成梅担心回去再被送进学习班,留在南京躲过一劫。在那里,他们和江彦君一样遭受了非人待遇。记者调查发现,在学习班,上访者每次都要遭受同样的程序,黑屋子,先进去一顿打,不给饭吃,不准睡觉,罚跪、罚站、侮辱、恐吓,直至同意不再上访,在空白协议上签字。

内容来自 智德360网络

怕访民出意外,信访学习班工作人员对年老体弱者格外关注,也会为他们量血压,给点药吃。据调查,此次去北京喝农药的7人,加上江彦君、张家友,都被抓进过信访学习班。泗洪县委常委、青阳镇党委书记石绍斌否认抓这些人进学习班的事实,“我是去年11月才来的,我来之后就再没把人送进学习班”。江彦君说:“我们下岗了,房子被拆了,告状又被抓回来打,有冤无处申,真的是走投无路了。” 内容来自 智德360网络

信访学习班让政府与群众对立 本文来自智德360网络

上世纪90年代中期,江苏宿迁市沭阳县因上访者太多,创办了信访学习班。该做法在全市推行。因为息访有术,许多地方开始学习宿迁的维稳经验。2009年3月30日,中国青年报刊发了《江苏响水:上访者被强行抓进了学习班》,报道了信访学习班的真相。该报道得到了中央领导和时任江苏省委书记梁保华的批示,要求彻查信访学习班。报道刊发后,盐城市信访学习班一度停办,但泗洪县的信访学习班却仍在办。

本文来自智德360网络

泗洪县信访学习班曾多次被媒体报道,2011年10月,国家信访局曾派人到泗洪调查,泗洪县给被关押过的访民每人一两万不等的封口费,侥幸过关。2011年11月5日,《南方周末》刊发报道《调查组要来了》,报道泗洪县蒙骗上级调查的事件。虽然被老百姓、媒体广为诟病,但泗洪信访学习班却坚持在办,据媒体调查,每年被关进学习班的多达两三百人。 内容来自 智德360网络

拆迁工作被称为“天下第一难”,信访学习班成为泗洪县乡镇干部们解决拆迁矛盾的主要手段,“信访学习班”的“办学”口号是:“同不同意,进了学习班都会同意”。一位官员坦言,这种急于发展不顾百姓利益的做法,最终将导致政府失信,与百姓彻底对立。如果政府以剥夺百姓利益谋求发展,这样的发展又有什么意义,不能因为急于发展而忘了发展的目的。 本文来自智德360网络

友荐云推荐

 「 排行榜 」 

 「 特别推荐 」 

视觉焦点